张学云能看见的地方,全是绿绿的
来源:     发表时间: 2019-08-16 19:41     责任编辑: 何力涛

  

  如今的大泉林场。记者刘旭卓摄

  张学云和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泉林场的每一位职工一样,他们对于大泉林场以及绿色的热爱,就像眼前的这片沙漠,在太阳的炙烤下,持续高温,久久不退。问到张学云的梦想,他咧嘴一笑说,就想多栽树,在眼睛能看见的地方,全都是绿绿的该多好。

  26年的坚守

  这两天是全年最热的时候,张学云正忙活着布置水管线路,他弯腰前行,动作娴熟。对于在此坚守26年的治沙人来说,关于治沙和栽树的工作,他干了个遍。1993年,张学云初中毕业后来到了大泉林场,对于一个17岁的孩子来说,他不知道沙漠意味着什么,也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,他和家里人有着一样的想法:干着看。

  “风一吹,满嘴的沙子,那时候大泉林场往东这片,还是沙漠呢,不像现在已经全都栽了树。”张学云指着远处一片林带,回忆着26年前这里的样子。他描述的场景,其实我们很容易想象,因为再向东望去时,那里依然是一片沙漠。这样的绿树让人看到生机,但远处的沙漠,难免让人心生畏难,张学云也是如此。

  2005年的一天,早晨起来开门时推不开,从窗户里一看,足足有半米厚的沙子堵门了,媳妇哭着说不愿意待了。为了治沙,他们将不满一岁的孩子交给双方父母照看,但这样的环境,换做是谁都待不下去。

  如今说起这段往事,张学云轻描淡写带过,但可以想象,当年他应该下了很大的决心。而这份坚守中,也有林场“内改经营机制,外拓生产空间,靠创新求发展”工作思路的指引,如今张学云承包了几十亩果园和一些蔬菜大棚,收成很好。

  艰辛的前行

  “进了沙漠,四周一模一样,就有种无依无靠的感觉。”林场的许多职工说起置身沙漠的感觉,都用了一句话:像掉进井里边了。这口大井在远处,却又在身边,很小也很大,好像永远也走不出去。大泉林场的职工,就在这口井里艰辛前行。

  夏天的沙漠,地面温度四五十摄氏度,沙漠里走几分钟,脚底板就烫得受不了。张学云笑起来牙齿特别白,他开玩笑说自己已经被晒成黑人了,黑皮肤衬托下,牙齿自然白了。刚来林场的时候,他特别不适应,出去一次,身上就被晒得掉一层皮,现在不了,黝黑的皮肤已适应了这里的太阳,掉皮掉得少多了。

  张学云随身带着一个大布包,里边是一个能装3斤水的大杯子,再就是几块白饼子,26年来,很多时候,他的午餐就是一口凉白开再加几个白饼子。“没办法,栽树的时候要走很远的路,中午你再返回来吃顿饭,太费时间了。”张学云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。

  刚来林场的时候,由于条件限制,所有的工作都是靠人力完成,张学云印象最深刻的是背沙柳枝。每个人要背七八十斤的沙柳枝走2公里去植树,沙子很软,他们就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前进。中午累了直接睡在沙地上,好多职工开玩笑说他们这叫“躺沙”,跟拔火罐一个道理,能治病的。风沙是沙漠里最常见的,风一起,漫天狂沙,遮天蔽日,连眼睛都睁不开,有时候他们为了躲避风沙,会沿着小沟绕一大圈才能回家。

  这些艰苦,在治沙人眼里是不值一提的,最让他们难过的,是那些死去的树,以及没有成活的苗。

  眼中的绿色

  “我最痛恨沙漠老鼠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看上去很气愤,这源于1997年的一件事。当时他和同事一起,在沙漠里撒了几亩的花棒种子,过了几天,当他们兴冲冲地看种子有没有发芽时,才发现全被沙漠老鼠给吃了。

  刚开始治沙的时候,种子是很不好找的,为了节约资金,职工会自己去采集,这些花棒种子,是张学云和同事采集了几个月时间,一颗颗筛选出来,然后背上它们走了好几公里的路,一颗颗栽种好的,结果一颗不剩。张学云说,当时自己心里就像刀割一样。“那种难过和气愤的感觉,现在都忘不掉。”22年后,张学云依然记着这件事。

  治沙人对于绿苗的感情,一句话说不清。张学云说,有一次他去沙漠植树,坐下来吃干粮时,发现身边有一棵小苗子,被太阳晒得蔫蔫的,张学云忍住口渴,把本来要喝掉的几口水,全都浇到这棵小苗上了。

  栽好树了远远不算完,后期的维护才刚刚开始。张学云举例说,沙柳的根系很发达,主根会扎到很深的地下去,侧根会向周围延伸100米,等这些根系稳定下来之后,他们还要切根剪成四五十厘米的枝,然后插秧再繁育。长成的老树,每隔两三年就要修整一次,要将露出地面的枝干砍掉,不然老的枝干很容易死掉。

  像沙漠植物一样扎根

  站在大泉林场定沙城的城墙上放眼望去,满眼绿色,远处的沙漠,好像变小了许多。在治沙人几十年的努力下,大泉林场成了一道坚固的绿色屏障,隔离了沙漠,守护着家园。

  “过去人们常说这里是一年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,天上无飞鸟,地上无寸草。”张学云说,“现在你看看,哪还有这样的景象,现在你给一些小娃娃说这个顺口溜,孩子还以为你骗人呢。”

  但这样的顺口溜绝非危言耸听。60多年前的白芨滩,到处是流动的沙丘,那些沙丘每年以4到5米的速度,吞噬着农田,逼走了附近生活的人们。1953年,这里建立起了防沙林场,三代治沙人用“五位一体”的治沙模式,现在已经造林63万亩,控制流沙近100万亩。在宁夏平原的西南方,筑起了一道东西长45公里、南北宽10公里的绿色屏障。

  站在定沙城城墙上向西望去,凉风习习,视野开阔,不远处的一弯湖水波平如镜。身后一片绿色中,花棒、柠条、沙柳等沙漠植物生机勃勃。张学云和这里的每一位治沙人,都像这些沙漠植物一样,有一个关于绿色的梦,他们能在无际的荒漠里扎很深的根,开很鲜艳的花。

  记者刘旭卓

更多>>
西夏区有一条干沟路,长期以来由于地段的特殊性,大货车和大型工程车辆往来密集,造成道路损坏、扬尘污染严重,整体环境令人堪忧。近日,西夏区城管局利用“...
更多>>
银川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
京ICP备第030140号
copyright (c) 2013 blsmeifa.com 银川文明网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者建立镜像
安宁文明网 肥西文明网 杭州文明网 济宁文明网 临猗文明网 甘肃文明网 南阳文明网 长春文明网 贵阳文明网 广安文明网